合肥一開電氣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目錄
聯系方式

聯系人:業務部
電話:0551-816896
郵箱:service@sglfyjd.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回應火電“世界最嚴”排放標準之爭

編輯:合肥一開電氣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回應火電“世界最嚴”排放標準之爭
“目前火電行業對我國氮氧化物排放貢獻率已經超過1/3,SO2占1/2,也是細顆粒物的重要來源?!杯h境保護部科技標準司副司長王開宇對本報表示,排放標準的制修訂必須按照國家環保目標和當前可行的清潔生產、污染治理技術來修訂排放控制要求,不能機械地認為我國污染物排放標準比發達國家寬松就合適、嚴格就不合適。

王開宇所說的標準即2012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13223-2011)。該標準由環境保護部會同國家質檢總局聯合發布,從征求意見到正式公布,多次引發電力行業的非議,被稱為“世界最嚴”的排放標準。

其中爭議最大的是,燃煤火電機組的氮氧化物排放標準,即:新建機組從2012年1月1日開始、現有機組從2014年7月1日開始執行100毫克/立方米的氮氧化物污染物排放限值(部分特殊機組類型執行200毫克/立方米);重點區域統一執行10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限值。

新標準對電力行業來說意味著治理成本大幅提升。中國電力聯合會秘書長王志軒曾多次公開表示:“這種過嚴的環保標準對火電企業來說是‘致命性的’,過高的環保要求對大多電力企業而言,只會導致兩個結果,一是企業倒閉,二是造假?!?

對此,王開宇表示,國家發改委在去年11月底增設脫硝電價和提高上網電價,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緩解電力行業的資金壓力,“火電行業應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將目前的減排壓力轉化為技術創新動力?!?

最嚴排放標準出臺三緣由

在評估新標準是否寬嚴適當時,不應僅關注排放限值,還要看到不同環境管理方式差異。

記者:有觀點認為,新標準對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和汞排放要求到了嚴苛的程度,比日本、美國、歐盟的排放要求還嚴格,是全世界最嚴格的火電廠污染物排放標準。對此您怎么看待?

王開宇:制修訂污染物排放標準,需要綜合考慮環境質量要求、環境污染現狀與行業經濟技術發展水平。發達國家在很多領域的技術經濟發展水平較高,其污染物排放標準通常比我國嚴格,但是這不意味著我國所有的排放標準都應該比歐美和日本寬松。

這里我們需要注意以下三點:

一是我國環境形勢與發達國家不同。當前我國正處于工業化和城鎮化高速發展階段,以煤為主的能源消耗持續攀升,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居高不下,區域性大氣污染問題日趨明顯,嚴重威脅群眾健康。環境問題已經上升到關系社會和諧的重大民生問題,必須對重點大氣污染源采取有力防控措施(目前火電行業對我國氮氧化物排放貢獻率已經超過1/3,SO2占1/2,火電也是細顆粒物的重要來源)。按照當前可行的清潔生產、污染治理技術提高排放控制要求,不能機械地認為我國污染物排放標準比發達國家寬松就合適、個別指標嚴格就不合適。環境容量是一個常數,污染物排放量在環境容量之內,環境質量就好,而污染物排放量很大程度上又是由能源結構、能源消費量和產業結構決定的。因此,對火電等重點行業或領域制定更加嚴格的排放標準是我國經濟環境發展形勢的必然要求。

二是我國能源結構與發達國家不同。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我國電力行業實現了快速發展,截至2010年底,我國發電裝機容量達9.62億千瓦,其中火電占73%。因此,能源結構的不同,要求我們對燃煤機組采取更加嚴格的控制措施,大力發展清潔煤利用技術。

三是發達國家污染物排放標準體系與我國存在差異。目前發達國家對污染物排放控制已經逐漸轉向依據最佳可行技術實施動態控制,即要求新建、改建企業或設施按照當地環境質量、污染物總量控制要求和當時的最佳可行技術來確定排放限值,實行“一廠一標”,環保部門依法發放的企業排污許可證中對企業的排放要求嚴于排放標準要求;而我國管理制度、執法能力等條件決定了未來一段時期內將采用污染物排放標準這種靜態控制方式。由于上述差異,我們在評估新標準是否寬嚴適當時,不應僅僅關注排放限值,還要看到不同標準體系反映的環境管理方式差異。此外,環境標準的制修訂需要與時俱進,歐盟目前實行的標準是2001年修訂的,美國執行的標準是2005年修訂的,我國修訂的新標準中一些指標比它們適度加嚴也是可以理解的。

記者:新標準里的4.3章節對于特殊區域的燃煤電廠有更加嚴格的規定,但具體范圍和實施時間尚未明確,大概什么時候可以出臺?這與可能會在未來實行三區六群大氣污染聯防聯控的區域有很高的重合度么?

王開宇:目前,我部正在編制《重點區域大氣污染防治規劃(2011-2015年)》,將對火電廠大氣污染物特別排放限值實施的具體范圍和時間做出具體規定。鑒于規劃仍在編制過程中,今年報國務院批復,故特別排放限值實施的具體范圍和時間要在國務院發布《重點區域大氣污染防治規劃(2011-2015年)》后確定。

苛刻標準會拖垮行業?

脫硝電價補貼和提上網電價已緩電廠資金壓力。

記者:新標準要求所有的老電廠氮氧化物排放都需要在2014年7月1日達到100毫克/立方米,也意味著3年內完成現有6億火電裝機的改造,您如何看待這個進度?對于這樣一個工程,除了脫硝補貼政策,還會有哪些后續的政策行動推進這個進度?

王開宇:首先,新發布的《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規定,需要在“十二五”進行脫硝改造的燃煤發電機組約為4億千瓦,占全國火力發電機組裝機容量的56.8%。

其次,燃煤發電機組加裝煙氣脫硝設施已經納入國家重點工作領域, 2011年9月1日頒布實施的《國務院“十二五”節能減排綜合性工作方案》(國發〔2011〕26號)明確要求現役單機容量30萬千瓦及以上燃煤機組全部加裝脫硝設施。

為確保脫硝改造工程順利推進,除脫硝電價支持外,環境保護部已依照國務院授權與各地政府和重點企業簽訂了《“十二五”污染減排目標責任書》,落實工作任務、時間進度安排;財政、稅收、金融方面也將在“十一五”類似政策基礎上加大對脫硝改造的支持力度,如通過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環保專項資金等渠道提供支持,加大各類金融機構對減排項目的信貸支持力度,對于制造脫硝設施和原料的產業實行稅收優惠等。

記者:從目前和媒體報道來看,電力企業對這個政策的抱怨普遍比較大,并且集中在老機組改造上。甚至有觀點認為,如此苛刻的標準可能會拖垮這個行業。

王開宇:新標準提高了污染物排放控制要求,為此需要加大環保投入,由此導致生產成本增加、盈利空間縮小,企業對此發出抱怨可以理解。然而正如前面所說,綜合考慮我國大氣環境形勢、火電行業發展態勢、相關清潔生產和污染治理技術發展水平,電力行業付出更多努力,承擔更多社會責任,付出一定的代價也是必須的。對老機組改造,國家既通過發布新標準、簽訂責任書等方式提出了嚴格要求,又通過脫硝電價和財政、金融、稅收手段給予支持,從各種途徑鼓勵企業實施技術改造、提升產業發展水平。

目前,國家發改委已對北京等1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安裝并運行脫硝裝置的燃煤發電企業開展脫硝電價試點,標準暫按每千瓦時0.8分錢執行。同時,在去年11月底提高了燃煤電廠的上網電價。這兩項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緩解電力行業存在的資金壓力。

對排污權交易負影響?

不會出現電廠完成任務都很難,沒有富余指標去交易的問題。

記者:新標準對二氧化硫的排放標準也大大提高,從電力行業的反饋來看,認為這一標準很嚴格,完成較難,那么這么嚴格的目標會對即將開展的排污權交易產生哪些影響?會不會出現電廠完成任務都很難,而沒有富余指標去交易的問題?

王開宇:我們在設計電力行業二氧化硫排污權交易政策時已經充分考慮了這個問題。

新標準的實施對排污權交易產生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二氧化硫可交易量收窄,價格上升,部分不能達標排放的企業面臨機組淘汰。二氧化硫排放低的企業和淘汰掉的超標排放小火電機組將有富余二氧化硫指標進入市場交易,新建機組也可采用鍋爐容量大、能效高并安裝高效脫硫設施的燃煤機組,使二氧化硫排放量盡可能低,富余出二氧化硫交易量。這正是國家鼓勵的方向,不會出現電廠完成任務都很難,沒有富余指標去交易的問題。

記者:我們注意到了新標準里增加了汞及其化合物的指標,并且提出這個指標是可以通過除塵、脫硫和脫硝的協同控制效應達到。那么未來是否會收緊汞的指標?這將會對火電行業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王開宇:汞對人體危害嚴重。從國際經驗來看,汞排放控制勢在必行,歐美等發達國家也一直在堅持推行燃煤電廠的汞排放標準。我國高度重視大氣汞污染防治工作。

為落實汞污染防治工作,環保部正開展燃煤電廠大氣汞污染控制試點,試點結束后,在汞排放總量、控制技術和經濟成本等全面掌握的基礎上,不斷完善汞的排放指標。

高汞煤脫除汞的技術難度大、成本高,發達國家為控制汞污染曾采用各種方式禁止高汞煤使用。我國多數企業使用低汞煤,新的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中設置汞排放的指標,火電廠通過基于除塵、脫硫和脫硝組合技術的協同控制將在不額外增加成本的情況下達標,但使用高汞煤的企業成本將顯著增加。因此,新標準有利于引導火電企業選擇低汞煤。

上一條:美國“雙反”關稅并未減緩光伏價格下跌 下一條:功率型NTC熱敏電阻的特點
5544444